學習篇

返回

螺絲大王的掌上明珠徐詠琳(Jennifer),在美國留學讀汽車設計,

螺絲大王的掌上明珠,徐詠琳(Jennifer)天生的設計師

Jennifer幼稚園時隨便畫畫已成貼堂佳作,中學時繪畫成績總是班中最好,大學時順利入讀收生要求極高的美國Art Center College of Design。○七年,她在一間德國軟件公司做汽車設計,接觸了各大汽車公司的文化及產品特點,一步一步累積經驗,成為傑出的汽車設計師,及至○九年,她的人生出現「交叉點」。

棄大車廠專業,臨危受命回港打理父務

零九年父親徐炳光的螺絲製造廠陷入財政危機,「當時受金融海嘯影響,加上幾位叔父與爸爸意見不合,幾乎要執笠,睇住爸爸已經六十歲,唔通仲要佢撐頭家撐得咁辛苦嗎?」二十多年來,Jennifer父親對她無論選科擇業,都給予絕對的自由。不過,眼見父親苦心經營的公司突然出現嚴重問題,Jennifer沒半點猶豫,立即放下歐洲建立的一切,加入毫不認識的五金製造業,回港為父「救火」。

清除公司瘀血,穩定人心

臨危受命,要撥亂反正絕非易事,但Jennifer憑着膽識和機智,逐步為公司「除雜草」:「頭半年要將三間廠收番嚟,統一管理,平衡各廠制度,之前因為公司有員工偷銅變賣,我咪喺公司出口安裝金屬探測器,令佢哋唔敢再偷,最後唔少人見無着數就自動辭職!」

做廠辛苦 - 關心員工,辛勞經營

直至去年年中,業務漸有起色,她並沒有停下來,更着力穩定人心,增加歸屬感。她為公司八百多名職員舉辦每月的生日會,而她的赴會也非打官腔,隨便說說句「生日快樂」就離開:「我有一齊玩架!每逢有員工病、生仔,我都會代表公司去探佢哋,有時仲會去員工屋企食飯,有個清潔姨姨住鐵皮屋,佢煮餸好好味!」她強調員工是公司的重要資產,每個月留一日給他們也很合理。

回巢已兩年多, Jennifer每星期至少五天駐守內地廠房,長期過着中港兩邊走的生活,小公主從沒有怨言,仍然活力十足,毫無疲態:「阿爸畀咁多錢供我讀書,佢有事我一定會幫佢,而佢放心交盤生意畀我做,我會盡力做到最好!」

精簡架構,發展新產品

她引入現代化管理,大刀闊斧將一千三百人的人手架構,精簡至五百五十人,大大節省生產成本,又運用自己在汽車工程的專業知識,為公司研發出汽車、航拍及醫療產品專用的高端螺絲,成功擴大客路。

「只做螺絲生意,太單一化!」為開拓新出路,她做了不少市場研究,一四年瞄準飛鏢市場大舉進軍,「製造螺絲同飛鏢其實有好多共通點,生產技術難唔到我們。」一五年,她創立子公司「飛鏢工房」,專門生產高質素飛鏢。上一代人打拼出來的螺絲廠,在她手上已成功轉型。所研發的一款可調校重量的飛鏢,不但取得世界專利,月前更以三十五歲之齡贏得「香港青年工業家獎」。

美國留學時期,捲起衫袖洗廁冇怨言

其實,徐父並無刻意要女兒接手家業,但她從小就對製造業有興趣,「中學畢業後,我去咗美國加州著名Art Centre College of Design讀汽車設計。」這間貴族學校,「富二代」一籮籮,相比之下,她自言家底簡直是小巫見大巫。

「學費唔惹少,計埋生活費,每年要使近一百萬港元。」徐父雖然包辦學費和生活費,但她亦有傲骨,除了接受家人學費資助外,生活費靠自己打多份兼職賺回來,「做過咖啡店侍應,又做過售貨員、雜貨店店員等,做過十二份兼職,洗廁所都唔會托手㬹。」

世上無難事,視乎有無心

她認為,「富二代」的標籤有時是有色眼鏡,遮蓋不少可能性,「喺大車廠做汽車設計師,令我明白到,世上無難事,視乎你有無心做,唔好睇死人哋唔得。」

留學美國做兼職,洗廁所捲起衫袖無怨言

美國留學期間,修讀女生絕少涉足的汽車設計學系,為免伸手向家人要生活費,更打過十二份兼職,即使捲起衫袖洗廁所也毫無怨言。

徐詠琳(Jennifer)2017年於東周行的訪問

 

徐詠琳 (Jennifer) 小檔案

學歷:美國Art Center College of Design(主修汽車設計)

曾任:大車廠汽車設計師

現職:誠興行實業有限公司總經理

 

節錄自《東周刊》

http://the-sun.on.cc/cnt/news/20110629/00410_010.html

http://hd.stheadline.com/news/daily/hk/531695/

http://www.shing-hing.com.hk/aboutus/?type=detail&id=1

http://www.shing-hing.com.hk/?site_language=english

 

http://www.artcenter.edu/academics/overview.html

 

 

 

返回